近日,央视前主持人赵普因涉嫌短视频侵权被限制高消费,引起了广泛关注。有网友发帖称其短视频内容被赵普抄袭,法院已判决,对方不执行判决结果,遂向法院申请了“限高”。12月26日下午,赵普公司回应称,确有侵权纠纷一事,其表示:“罚金我们第一时间就已经付给对方公司了,后来还是被‘限高’。昨天相关解除‘限高’的证明材料才拿到手。”(上游新闻 《央视前主持人赵普涉侵权案被“限高”,公司回应:已支付对方罚金》)

  据长沙开福法院公众号消息,湖南某某文化有限公司创作的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系列纪录片,被赵某未经授权,擅自使用素材制作视频,并在短视频账号上发布。法院审理认定赵某行为超出法定的“合理使用”范围,侵犯著作权,判决赵某在其账号连登七天致歉声明,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万元。

  短视频时代,信息的传播和分享更加便捷,但二创的边界在哪里?创作者在输出内容时,如何践行原创守则?平台又如何优化机制设定,规避抄袭内容收割流量,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擅自实施著作权人专有权利,当起了短视频的“搬运工”,这样的行为构成了法律意义上的侵权。上述案件为短视频领域的侵权行为敲响了警钟,也为广大短视频创作者上了一堂法治课——敬畏法律、尊重原创,共同构建公正、透明、有序的创作环境。

  目前,短视频的侵权行为主要表现为未经授权或许可而进行传播使用,包括对他人作品进行剪辑、搬运、传播及二次创作等形式。近年来,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频发,杜绝抄袭,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,还需要平台和监管部门共同发力。作为发布载体,短视频平台有义务强化内容审核管理,确保上传的视频内容符合版权规定,对侵权主体采取轻则限制流量、重则封禁账号的管制措施;同时,主管部门也要确保监管效力,敦促平台履行应尽责任,并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投诉举报渠道及时介入解决处理。

  目前,针对短视频平台上的侵权,著作权人提出索赔或寻求司法解决的并不多见,这或与举证难、周期长、成本高、赔偿低等痛点不无关系。对此,有关方面还需加强对著作权人的支持,简化举证流程,降低维权成本,并提高赔偿水平。

  保护知识产权不仅是对创作者的尊重,也是对创新的鼓励和保障。只有在版权意识逐渐提升、司法维权成本降低以及行政监管力度不断加强的背景下,原创作品才能得到应有的保护与尊重,才有助于构建起更加充满活力的内容创作生态。

  孔德淇